港媒:律政司申请覆核刑期 捍卫法治维护公义

2017-09-09 10:03 来源:未知

社民连黄浩铭等13人,3年前因反对新界东北发展冲击立法会,被判社会服务令。律政司申请覆核刑期,要求改判实时监禁。暴力冲击立法会、挑战警方,属于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应当受到符合案情严重程度的刑罚。涉案示威者只判社会服务令,并无适当的惩戒和阻吓作用,难免造成法治不彰的严重后果。律政司作为公众利益的保护者,以案件的具体案情及定罪量刑为事实基准,以其他普通法国家类似的判例为参考,要求法庭作出具阻吓力的判罚,是捍卫法治、维护公义的必要之举,可以增强公众对本港法治的信心。

立法会是香港法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象征,反新东北发展冲击事件当晚,有大批警员进驻立法会,以防不测。但是,示威者恃着人多势众,在立法会门外进行大规模非法集会,更不理会警方警告,以暴力手段冲击立法会,导致立法会公物损毁,多名立法会保安员受伤。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明显漠视法纪、挑战公共秩序,是对法治的严重践踏。法庭只判违法示威者社会服务令,难免给社会带来错误信号,令人以为就算冲击立法会、违抗警方执法,也不用付出应有代价。

而且,判处社会服务令,被告必须要有真诚悔意。但是,多名案中被告于判刑前已表示毫无悔意,即使要判监,亦不影响其想法。无论根据案件的严重性,还是被告对犯案是否有悔意,本案的被告均不符合判处社会服务令的要求。

参照其他普通法系国家的类似案例及判罚,基本上只要被控非法集会、参与骚乱或袭警的任何一项罪名,刑罚一般在4个月至4年监禁不等。回看近年香港,冲击立法会仅判社会服务令,其他类似案件,最重的刑罚不过监禁两星期至四星期不等,并缓刑1年,总之就是不用监禁。对比上处理违反公众安全和秩序事件的判决力度,香港明显过于宽纵。法庭若不能透过判决彰显本港尊重法治的核心价值,香港的法治优势将会不断被蚕食、损耗。

非法集会、纵火、袭警,都是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绝不容许以任何政治理由开脱,在证据确凿情况下,应当受到符合案情严重程度的判刑。可惜,从反新界东北发展冲击立法会,到“占中”期间发生的多宗罪行,都未得到足以体现罪案严重性的判罚,法律没有起到足够的惩戒作用,公众担忧以政治为目的违法事件层出不穷,社会安定受到严重挑战,后患无穷。

律政司在2008年出版的刊物《香港的法律制度》中提到:“律政司司长作为广义上的公众利益保卫者,可申请司法覆核,以强制执行公法方面的权利。律政司司长也有权介入任何涉及重大公众利益的案件。”《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 221章)第81A(1)条亦有以下规定:“律政司司长经上诉法庭许可,可就上诉法庭以外任何法庭所判处的刑罚(法律所固定的刑罚除外),基于该刑罚并非经法律认可、原则上错误、或明显过重或明显不足的理由,向上诉法庭申请覆核。”

因此,律政司从维护法治公义、社会稳定的角度考虑,扮演好公众利益保卫者的角色,责无旁贷,体现律政司严格依法办事,就本案的定罪量刑提出覆核,要求法庭处以监禁的判刑,向社会传递明确信息: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绝不纵容姑息暴力违法,违法绝不可能零代价,践踏法治必然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来源:香港文汇报)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