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2017-08-31 15:13 来源:未知


6月1日,美国首都华盛顿,民众在白宫外参加抗议活动。


美国总统特朗普1日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新华社发

  他表示退出主要因为协定影响美国就业岗位;洛杉矶、纽约等60个市长发表联名信反对退出

  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在他宣布之前,欧盟和中国重申将坚持气候保护既定目标和承诺。特朗普为美国迈出的这一步究竟是对是错?美国媒体普遍担心这一决定有损美国影响力,并使美国丧失全球领导力。特朗普虽信誓旦旦表示退出有利美国经济,但他的政治算计究竟能否成功仍是未知数。

  气候变化遭遇“美国优先”

  1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因为2015年签署的这一协定是“糟糕交易”,奥巴马政府谈判工作做得很差,在绝望下签署该协定。

  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早有征兆,他在竞选时高举“美国优先”旗帜,多次承诺要退出该协定。在特朗普宣布这项决定前,外界这几天一直在猜测他是否会兑现退出巴黎协定的竞选诺言。

  “特朗普在欧洲访问期间未涉及太多气候变化议题也未承诺留在巴黎气候协定内,这些都预示特朗普退出的决定。”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有190多个国家参与的巴黎气候协定为何让特朗普耿耿于怀?该协定规定参与国提交各自应对温室气体排放计划,然后定期评估进展并相互敦促。奥巴马政府承诺到2025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低于2005年排放量26%至28%,并承诺在2020年前向较贫困国家捐助30亿美元。

  正因既要减排也要出钱触及特朗普支持者的利益,特朗普在讲话中表示退出主要因为协定影响美国就业岗位,美国在世界能源领域占据领导角色,如继续留在巴黎协定内,到2025年美国将流失大量就业岗位。

  刁大明指出,多数美国公众认为政府要正视气候变化议题,只有少部分人认为这是假议题,但这少部分人正是特朗普选票基本阵营。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民意不低,因此他的很多政策都是针对这部分选民。特朗普决定退出一定程度上是对传统能源产业的反哺和回馈,也是回归共和党传统利益的考量。

  大多数共和党人赞扬这一决定,尤其是煤炭州的共和党人为这一举动欢呼雀跃,大赞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参议员麦康奈尔表示,“我赞赏特朗普再次出手大力回击奥巴马政府对国内能源生产和就业机会造成的冲击。”

  除了要迎合核心选民利益,让特朗普对巴黎气候协定退而后快的另一层原因恐怕还是前任奥巴马。刁大明指出,巴黎气候协定最让特朗普看不顺眼的地方就是这是奥巴马政治遗产,这么做能达到去奥巴马化以及稳固共和党基本盘的作用,这对特朗普很重要。

  奥巴马等反对特朗普决定

  作为前任总统,奥巴马罕见对自己政治观点进行捍卫并严厉谴责该决定,在他看来现任美国政府已加入“拒绝未来的少数国家”行列,而仍然留在协定内国家将会从新增就业机会和新兴产业中获益。奥巴马呼吁,美国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出来发挥领导力,为子孙后代保护好地球。

  不仅是奥巴马,美国多个城市市长表示反对特朗普决定,包括洛杉矶、纽约、波士顿在内的60个市长发表联名信反对退出巴黎协定。他们表示各自城市会继续履行巴黎协定条约内容,会在环保方面与世界各国建立更强的联系。

  虽然这一决定得到一些传统能源产业支持,但新兴能源和科技企业对此强烈反对,近几个月来,上百家公司对特朗普团队进行游说,希望美国不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特斯拉公司CEO马斯克甚至表示将离开总统商业顾问委员会。

  社会更是对特朗普这一决定表达不满,联合国秘书长古雷斯特对此表示失望,他希望美国能继续当带头人。法德等欧洲国家也均表示遗憾,法国总统马克龙周四还与特朗普直接通话,当特朗普说要重新谈判气候协定时,马克龙告诉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谈判。

  鉴于外界反应,一些美国外交政策专家担忧特朗普这一举措可能会损害美国的信誉,削弱美国在其他议题的谈判努力,例如贸易磋商和打击恐怖主义。

  刁大明认为,这会瓦解美国全球领导力,会让美国与德法等欧洲国家关系更加微妙,会让全球对美国进一步失去信任,有损美国国家影响力和公信力,这是重大损失。

  不仅会有损全球领导力,退出气候变化协定恐怕也不能实现特朗普试图挽救传统能源产业的愿望。今年3月,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暂停或撤销多项奥巴马政府时期防止环境污染、阻止温室气体排放措施,同时放松石化能源开采限制,意欲制造更多就业岗位。

  特朗普为传统能源行业如此煞费苦心,但恐事与愿违,刁大明指出,退出协定可能会在短期内复兴煤炭产业,一些州可能受益,但长期来看,传统能源就业问题得不到根本性解决。而且美国将无法引领可能带来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新能源技术,从整体来说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和转型。

  最终退出要等到2020年

  虽然特朗普力排众议宣布退出,但退出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因为签署国在正式加入后3年才能申请退出,再过1年后,退出才能生效,因此特朗普尽管现在宣布退出,最终退出的日子也要等到2020年11月,特朗普总统任期到2021年1月结束。这意味着最后决定将取决于美国选民在下届大选中选择的总统。

  美国媒体认为,如果民主党赢得2020年大选,美国将重返气候变化协定。刁大明指出,重大政策倒退会加剧美国国内党争,民主党方面强烈反对特朗普决定,这个议题可能会成为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以及2020年大选中的重要抓手。

  特朗普也为自己留下转圜余地,他表示,如果以公平合理方式对待美国,他就准备谈判能够保护美国利益的新气候协定。对于谈判的可操作性,刁大明表示,特朗普这么说意在表示自己并非完全反对气候变化协定,而是要进一步沟通和交易,如果要让他在气候变化议题上让步,那就要在其他议题上给予相应利益。

  “如果与特朗普谈判特别艰苦,这些国家可能静观其变,因为如果2020年选举民主党重新成为执政党,会重新加入气候变化协定。因此短期波折可能只是插曲,无法影响全球治理大局。”刁大明表示,如果特朗普退出协定未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没有其他国家相应退出,那么这个影响力就相对有限。

  美国的退出虽然不会让协定土崩瓦解,但可能会引发一系列效应,其他勉强加入协定的国家可能会降低减排承诺。普林斯顿大学地球科学及事务教授迈克尔·奥本海默表示,美国的行动势必对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刚开始重视气候变化问题的新兴经济体产生涟漪效果。

  ■ 背景

  《巴黎协定》为何重要

  《巴黎协定》于2015年12月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三者共同形成了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格局。

  《巴黎协定》指出,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全球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根据协定,各方将以“自主贡献”的方式参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发达国家将继续带头减排,并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帮助后者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

  协定生效后,就条约文本中所规定的内容,对所有当事缔约国将产生法律约束力,除非当事国决定退出。

  事实上,美国退出应对气候变化有关协议已有先例。2001年3月,布什政府就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为由,宣布退出1998年克林顿政府签署的《京都议定书》,直接导致多个发达国家效仿退出或减排力度打折扣。

  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编辑:王晓琳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