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社评】律政司覆核申请以法论法依法办事

2017-09-13 04:47 来源:未知

上诉庭改判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实时监禁一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有人更对律政司和法庭作出不符事实、有损法治声誉的评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专门撰文,指出3人被定罪和判刑,完全是因为他们的违法行为,而非政治主张。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接受访问时亦表示,袁国强上诉合理,强调香港司法制度独立依然。袁国强的解释,澄清了检控机关提出覆核申请以及法庭处理覆核的判决,只涉及法律议题,完全与政治无关,上诉庭接纳覆核并判律政司得直,证明律政司覆核有理,更说明从覆核到判决都是以法论法、依法办事,"政治迫害"之说是无稽之谈。

对于黄之锋3人被判入狱,"政治检控"、"政治迫害"的歪论甚嚣尘上。袁国强的文章从3个不同阶段作出解释。袁国强指出,在检控阶段,3人被检控的罪行涉及非法集结,而非法集结的重点是参与集结人士的行为是否违法,绝非因主张的政治理念而被检控;在审讯阶段,3人是经过公平、公开的审讯才被定罪,3人均有法律代表,亦有充分机会向法庭提出他们希望法庭考虑的陈词,3人曾就定罪裁决提出上诉,但其后放弃上诉,意味着3人对定罪的裁决无异议;在刑罚覆核阶段,律政司的两次覆核申请,分别依据《裁判官条例》第104条和《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81A条提出,无加诸其他政治考虑,刑罚覆核聆讯亦以公开、透明的方式进行,符合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要求。

更重要的是,本案的判案书明确指出,3名被告并非因为行使集会、示威或言论自由而被定罪和判刑。他们之所以被定罪和判刑,是因为他们僭越了法律的界线,以及他们严重违法的手段。由此可见,本案由检控至上诉庭处理刑罚覆核,每个阶段均严格依据法律进行,法律观点清晰明确,符合程序公义。因此,任何尊重香港司法独立的人士,即使不同意法庭的判决,只会支持被告提出上诉,但绝不会对本案的判决提出没有事实根据的指控,上纲上线形容为"政治审判"、"秋后算账"。

律政司提出刑罚覆核除被本港别有用心之人视为"政治检控"外,有外国媒体亦爆料指,律政司内的高层检控人员本不建议上诉,只是律政司司长坚持上诉。言下之意是律政司司长一意孤行,对黄之锋3人死咬不放。

曾经在港担任检控官数十年的江乐士,1997年起出任刑事检控专员,直接向律政司司长负责,至2009年才卸任,现仍为检察官联合会的要员。江乐士认为,黄之锋3人案中,原讼法庭的判刑明显有误,裁判官的理据亦显然有问题,律政司司长在无可奈何下只能上诉。江乐士亦认同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在判词中指,"香港社会近年瀰漫一鼓歪风......本案是一宗表现上述歪风的极佳例子。"并强调确保判刑可以防止罪案发生,是上诉法庭其中一个功能,若某一类罪案有增长风气,上诉法庭有必要制止之于萌芽之时。江乐士的见解,再次证明袁国强提出覆核判断正确,纯以法律角度处理案件,不存在任何政治动机。

香港作为法治社会,行使集会、示威和言论等自由,必须合法。不论任何人、持任何理由,都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力。有人肆意"违法达义",为追求心目中的"崇高理想",不惜以身试法,亦不能获得法律的优待。律政司司长有权有责维护法治,法庭亦有责任判处具阻吓性的判罚,制止犯罪,彰显法治,明辨是非,防止歪理变真理,误导公众。把律政司的检控、法庭的判决诬蔑为"政治检控"、"政治审判",不尊重香港司法独立,才是以政治干预司法,损害香港的形象。

来源:文汇报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