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迁台后的四次大政争

2017-09-14 05:36 来源:未知

台湾的9月并不平静,马英九以台湾领导人、国民党主席之尊,痛批“立法院长”王金平介入司法,不适任“国会”领导人,又坚持国民党考纪会须停止王金平党权。连番炮轰酿成政争僵局,更让国民党内斗再度摊上台面。

其实国民党历来要搞到党内巨头兵戎相见场面并不多,老蒋时代不过出了一次放逐陈立夫,全面压制CC派;蒋经国御下更严,更无挑战者。直到解严后国民党中央权威日减,才先后出现李登辉开除郝柏村、林洋港,1999年开除宋楚瑜,或连战开除李登辉局面,最后都是具领袖魅力的反对者出走后实质分裂而告终,包括新党、亲民党,乃至于以李登辉为核心的台联都因此而生,也陆续付出沉重代价。

蒋介石放逐陈立夫 CC派就擒

1949年蒋介石转进台湾。但之前他早已对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及CC派掌控的国民党中央与党机器高度不满,决意来台后着手整治党内派系。当时陈果夫已因病而远离核心,陈立夫则成为箭靶。除了CC派影响力外,尤其传言陈立夫曾在1945年后访美之际,代表国府极力拉拢共和党参选总统的杜威,因此被赢得大选的杜鲁门及民主党视为政敌。1949年后国民党多次向美求援,民主党不但置若罔闻,据闻撤换陈立夫更是妥协条件之一,让陈立夫格外尴尬。

尤其蒋介石起用团派的陈诚组阁后,CC派深感将遭边缘化,先发动派系背景中常委向老蒋力斥陈诚之非;老蒋力挺的“立法院长”改选案与“行政院长”紧急处置权限案等两案都在CC派立委杯葛下无疾而终,搞得陈诚向老蒋当面请辞,逼蒋表态,甚至要求老蒋下令陈立夫即起闭门思过。就连蒋介石的改造案,也遭CC派人士当面驳斥改革应由下而上,最好先由干部作成建议再执行,大扫老蒋面子。

深感掣肘的蒋介石因此决定全面清洗陈立夫与CC派地盘。首先,老蒋退回陈诚辞呈,并下令不准陈立夫参加“总统府”会谈,之后虽然陈果夫、陈立夫先后上书求情,但蒋介石连党务都不再允许陈立夫参与。他并公开点名陈立夫“误党、自私”,并放话CC派“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来改造,跟陈立夫去好了”。同时中央党部呈送文件他一概不阅,原封退还,中常会也拒不出席。

蒋介石雷厉风行下,CC派不敢再挡,改造案顺利过关,授权蒋介石遴选人选组成中央改造委员会代行大陆时期400多名“中央执行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职权。党中央全面改组,陈诚跃居核心,蒋经国也挤入领导班子,却排除CC派讨论与参与,仅张道藩、谷正纲、洪兰友三人被老蒋指定留任。

但蒋介石并没有收手,他放话要求张道藩研究陈立夫出国一事,等于下最后通牒,陈立夫先避往台中,并在可能被逮捕疑虑下,写信给蒋介石要求出洋。老蒋给了他24小时,因此陈立夫于1950年8月4日离台赴美隐居。连陈果夫逝世也不准他回台奔丧。据说陈立夫辞行时,宋美龄致赠一本《圣经》,但陈立夫指着墙上老蒋肖像说,“活的上帝都不信任我,另一个上帝也没有用”。

李登辉铲除非主流 催生新党

两蒋执政时间,大权在握,根本没人敢于正面挑战,也无所谓政争,党内虽有派系,却是用来制衡不同势力的手段。但蒋经国突然过世,党内大佬与中生代各拥山头,并无奥援的李登辉是否接任代理党主席,立刻引发激烈争议。

当时内一派人士主张无须选出代理主席,应采中常委轮流主持中常会之集体领导模式,并积极动员宋美龄在临时中常会时发难。时任国民党秘书长的李焕收到宋美龄函件后,随即致电官邸派的“行政院长”俞国华与中时报系负责人、中常委余纪忠征询意见。余纪忠力主如期提出,俞国华则认为丧事未毕前不宜处理继任问题,决定中常会暂不提代主席一事,等蒋经国奉厝后再提。

之后,官邸派仍联系中常委通气争取支持;但多数国民党中常委认为李登辉代理主席毋庸置疑,以赵少康为首的39名青壮派立委更联署声明公推李登辉代理党主席。结果中常会当天,宋楚瑜临门一脚,批评俞国华迟不讨论李登辉代理主席案并随即离去,在压力下,李登辉无异议接任代理主席,也开启国民党流派之争。

李登辉之后通过李焕与宋楚瑜等青壮派穿梭,逐渐掌控党机器,将官邸派的俞国华等人撤换,继而李焕去职,连番动作引发党内质疑。终于在1990年国民党临中全会讨论“总统”提名方式时,李登辉与同属本省籍中生代的林洋港正面对决,林洋港虽找上陈诚之子陈履安搭档,并喊出党内票选诉求,但国民党仍以起立鼓掌方式保送李登辉与李元簇搭档参选,党内反李势力因此一触即发。

“反李”的非主流派最后动员大批“国代”,推选林洋港与蒋纬国正式参选,并指控李登辉有共党背景,意图毁党;由于当时大批资深国代尚未退职,“正副总统”又是由“国代”选举决定,情势颇为紧张。李登辉因此一方面找来党内八大老劝退林洋港,同时说服蒋孝武以蒋经国曾宣示蒋家不会再角逐大位而要求蒋纬国退选,才逼得林蒋松手,政争无疾而终。

但李登辉深觉国民党既有势力对他的威胁,因此一方面被动支持民进党与学运,藉力使力,推动来自大陆的资深“国代”退职,让立委与“国代”都由台湾地区选举产生,加上把“总统”选制由间接选举改为直选,让他不再受到传统势力牵制。他并在“国会”中透过以本土为号召的集思会,逐渐消解以统一为主轴的两岸政策,声援民进党本土主张,与国民党内以改革、两岸开放为诉求的青壮精英打对台。

李登辉的两手策略非常奏效,连民进党等反对派都对他寄予厚望,党内包括林洋港、郝柏村等实力派都成为党中央新路线下压制对象。也因此赵少康、郁慕明等外省籍菁英先筹组“新国民党联机”,继而被迫出走,于1993年8月另创新党抗衡。虽风头甚健,国民党则元气大伤。

李登辉开除宋楚瑜 亲民党集结

1995年,李登辉撕毁对林洋港只选一任“总统”的承诺,决意竞选连任;加上路线渐偏向“台独”,让林洋港以及郝柏村等人至为不满,离开国民党自行参选,陈履安也同时以无党籍身份参选。这些重要人物虽未另组新党,但逐一出走使国民党传统势力形同被党中央清除干净,加上李登辉吸引亲绿选票而高票当选,一时间环顾党内外无敌手。

至于从“二月政争”开始为李登辉立下汗马功劳的宋楚瑜,虽号称与李情同父子,但因受到党内敌视排挤,因此从担任省主席开始,被李登辉刻意安排到基层磨练,没想到宋楚瑜以蒋经国经验为师,越做越有心得,广受好评,参与第一次省长直选获得大胜,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引发叶尔辛效应疑虑。

宋功高震主,李登辉芒刺在背,虽安排连战作为接班人以制衡,但宋楚瑜各地深植关系网络、用政绩拉拢民心的做法,却使得李登辉无法坐视,因此以“修宪冻省”名义一举翦除宋楚瑜势力,并往“台独”方向更进一步。宋楚瑜则先以“辞职待命”离开省长职位,吸引民众目光,紧接着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2000年台湾领导人选举,也随即遭李登辉撤销党籍。

只是宋楚瑜长期耕耘的声势仍在,除长期培养的省府团队外,并有为数相当多来自省府、地方派系与国民党青壮派民代与政治人物逐步加入,国民党二度分裂。虽然最后宋楚瑜因国民党机器发动的兴票案影响声势,被影射挪用党产在美置产而声势下跌,终于与连战两败俱伤而以高票落选,也导致国民党失去政权。

宋楚瑜崛起引发蓝营内部的版图迅速转移,但在政党轮替后,他并未选择蛰伏或重回国民党,而是另成立亲民党成为台湾第三大党,成为泛蓝共主之一。亲民党立委人数一度逼近三成,不但严重压缩新党空间,连带让国民党的国会过半优势显得很脆弱,很长一段时间元气大伤。

连战开除李登辉 台联诞生

另一方面,政党轮替后,国民党内普遍对李登辉有无“弃连保扁”相当质疑,更有相当多人批评李登辉激进的两岸政策,加上戒急用忍路线引发民众疑虑,经济下滑,使国民党严重受伤害,李登辉顿时成为党内众矢之的,不得不在连战“逼宫”下交出党主席,离开党中央。国民党改由连战当家,虽使大多数泛蓝民众感到情绪上受到弥补,也埋下了党内亲李人士再分裂的因子。

此后,因陈水扁在“扁连会”后片面宣布停建核四,羞辱占“国会”多数的国民党,连战发起在野联盟,结合国亲新三党势力,力主恢复两岸和解路线,重回“九二共识”,反对李登辉所提“两国论”,等于全面推翻李登辉时期重大主张,也使得遭边缘化的李登辉与国民党渐行渐远。终于,部分国民党亲李的本土派人物,决定发动反扑,结合地方派系,自创台湾团结联盟参与“国会”选举,并奉李登辉为精神领袖,首任党主席为李登辉政府时代的“内政部长”黄主文。

李登辉随后也号召党内本土派出走,不但协助筹款,更公开替台联台,痛骂国民党背离他的本土路线,联共反台,结果在党内批判声中遭撤销党籍,他也顺势成为绿营极力拉拢的独派大佬。台联由于吸引部分亲李的本土派人士,加上部分偏绿人士投入,因此创党三个半月时间,便在“立法院”改选中一举斩获13席立委,取代新党成为台湾第四党派。当然,其壮大也代表国民党面临第三次分裂。

回到马王之争,这是国民党近年来第四次党内重大争议。事实上,回顾国民党多次大规模政争,虽然总掀起腥风血雨的权斗厮杀,但最后结果都是党中央收割战果。也因此在国民党政治文化下,王金平想要一举击败马英九掌控党机器的几率可说微乎其微。

只是国民党目前最迫切的危机仍在明年立委与地方首长选举,及2016年大选。台湾经济情势低迷,民众对马团队普遍印象不佳,马英九支持度早已跌破谷底。如此弱势是否因王金平与支持者反弹而持续削弱,甚至发生分裂危机,付出更大代价,则是政争表面化后国民党这间百年老店必然要解决的难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