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医托”连环话术骗患者就医 深度

2017-09-08 03:38 来源:未知

8月29日,云南人艾华(化名)带着患脑瘫的大儿子来到北京国康医院,由于联系不上“文医生”,担心受骗的他在医院门口徘徊。A10A11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东方起点公司员工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和医生,将患者引向三家指定医院;每拉来一人住院可获千元提成

  8月29日下午,云南人艾华带着患脑瘫的大儿子从老家来到北京国康医院,因找不到此前联系他们的文医生,担心被骗而不敢进入医院。

  实际上,让艾华来北京国康医院的并不是该院医生,所谓的“文医生”只是一名假冒医生身份的话务员。这背后,是一个名为北京东方起点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起点公司”)的“网络医托公司”在暗中操作。

  东方起点公司利用连环话术,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和医生身份,骗取全国各地的脑瘫病患者前往与其合作的指定医院就诊,每成功拉到一人前去住院,公司员工可获得1000元提成。

  今年8月,新京报记者以应聘为名卧底该公司发现,该公司有3个部门各自负责为一家医院寻找患者资源,这3家医院分别是北京国康医院、北京京军医院和成都西南脑科医院。

  从联系患者到让患者住院,经过了多名公司人员设下的连环局。有人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套取患者资料、有人假冒医生为患者隔空断症,最终将患者引向上述3家医院。

  多个虚假身份骗患者上钩

  东方起点公司的办公地点位于丰台区丰北路冠京大厦5楼。沿走廊两侧分布的十多间办公室大多房门紧闭,但还是能清晰听到各个办公室所传出打电话的声音。

  8月24日上午,在一间门上挂着“成都回访一部”牌子的办公室内,7名员工正在工位上不断讲着电话,话题均围绕“脑瘫”展开。

  他们工位上的电脑都打开着一个窗口,上面有病人的相关信息和病史。他们一边打电话,还一边翻看桌上的一本文字材料,抬头写着“西南脑科医院话术”。

  部门主管于飞说,他们所接触的对象都是脑瘫患者,主要工作是通过打电话一步步将患者引入公司指定的医院就诊,“也就是成都西南脑科医院”。

  7名员工每人都有明确的“身份”和分工。

  24岁的赵军和一名刚入职的女孩要做的是最前端的工作,即打电话对患者进行筛查,以准确掌握患者基本情况。

  接下来轮到坐在赵军身后的胡兵“表演”。他自称是“成都西南脑科医院的彭医生”,隔空跟患者断症,提供医疗咨询服务和分析病情。一同假冒医生的还有另外两人。

  最后由主管于飞等人出面,假扮北京专家组的成员将患者约到指定医院就诊。

  24日上午10时,赵军开始打电话,和话术资料上写的一样,他开场白自称“四川省脑病救助基金”的工作人员。

  “您好,我是四川省脑病救助基金的工作人员,现在国家对脑病患者要做一个全国性的普查,请问您是叫×××吗?”随即,赵军开始一一核对对方的身份信息和病情。

  在了解完患者病情后,他又谎称根据国家规定要向患者下发一份脑病康复指南和脑病救助基金的救助申请单,套取患者的家庭住址。

  在赵军挂了电话后,轮到胡兵以“彭医生”名义向患者断症并介绍西南脑科医院的治疗方式。

  24日下午2时,胡兵像往常一样,用假医生的身份拨通赵军等人筛查后的患者电话。

  “您好,我这里是成都西南脑科医院,你可以叫我彭医生,您家里有一个脑瘫患者是……”胡兵根据话术上的开场白向患者家属做了自我介绍,并称患者信息是四川省脑病救助基金所提供。

  电话的另一端,患者家属信了胡兵的话。

  没聊几句,胡兵向患者家属说,“患者之所以用药效果不明显,主要是因为大脑有血脑屏障,药物很难通过血脑屏障,所以达不到有效的血药浓度”。

  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胡兵凭着一本话术材料,以及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在患者面前瞬间成为一名专业的脑科医生。

  “之前也在好多医院看过,没看好,这个应该怎么治疗?”电话中,患者家属急切地向胡兵发问。

  胡兵随即把话题转到介绍西南脑科医院的治疗方法上来,他一边看着桌上的话术材料一边向患者家属介绍:“我们医院主要用的是机器人三维立体定向辅助核磁CT精确定位,药物直接作用在病灶点,可以修复受损的神经细胞。”

  见患者还有疑虑,他又补充说:“这是从北京引进的技术,要是恢复得好,一周左右能看到效果。”

  通话结束后,胡兵冲于飞说道,他和患者家属沟通的过程中,对方一直在听,没有提出质疑的话,“啥也没说”。

  于飞笑着说:“那就是要来了,恭喜你又完成一单。”

 

编辑:王晓琳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