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天的生死与共 37年的孤独坚守——记守护烈士

2017-09-12 05:01 来源:未知

  新华社南宁4月1日电 题:20多天的生死与共 37年的孤独坚守——记守护烈士英灵的老兵钮本同 

  新华社记者黄浩铭 

  清明节前夕,在广西龙州烈士陵园,烈士墓碑上的红五角星被擦得闪闪发亮,一拨又一拨的扫墓人群来到这里,献上寄托哀思的鲜花。 

  看到前来祭扫的亲友,钮本同总会上前和他们聊会儿天,介绍一些当年战场上的见闻。英勇、顽强、奋不顾身是他用得最多的词语。 

  37年,钮本同默默无闻,守护着烈士陵园里1902位烈士英灵。这位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民兵是陵园的负责人,今年即将退休,他说“这辈子能在这里终老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光”。 

  “老钮,我冲前面,你跟着我” 

  发红的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密密麻麻的子弹如雨点般扑面而来,冲杀声在空荡荡的山间回响……38年前那场战争仍然历历在目。 

  钮本同常从睡梦中惊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们这些上过战场的人都这样”。 

  1979年2月16日,民兵钮本同因“熟地形、懂土话”,被配属到驻地边防连担任作战向导,与战友梁汉江同在一个排。来自海南的梁汉江比老钮大一岁,两人在驻地时就已结识。隔天,在一次抢占制高点行动出发前,梁汉江对他说:“老钮,我冲前面,你跟着我”。 

  这成了两人之间最后的对话。这场战斗中,梁汉江倒在了钮本同面前。20多天后,钮本同胜利回国,继续作为民兵守卫边境。但战友牺牲的一幕让他始终难以忘怀,他常常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1980年,龙州县民政局招工守护烈士陵园。当时各陵园分散在偏僻的乡镇,工作条件差、工资低、不光鲜,是大家眼里的苦活、累活。 

  “烈士用生命换来的是边境的安宁和边民幸福的生活。”钮本同不顾家人反对应聘上岗。 

  选择意味着担当。1993年以前,龙州烈士陵园不通水电,为了让“烈士们在这里体面、干净”,钮本同每天骑自行车到附近的村屯拉水来洗刷陵园,为了省水,自己两三天才洗一次澡。因为不通电,晚上陵园里黑灯瞎火,陪伴钮本同度过漫漫长夜的只有动物与昆虫。 

  守陵的日子虽苦却不煎熬,钮本同每周去县城看一场电影,回来之后就坐在烈士墓碑前向他们分享电影里的精彩剧情,谈心情、聊感受…… 

  不离不弃守护英灵 这里是他另一个家 

  每天,钮本同在陵园里打扫卫生、清除杂草、拭擦墓碑,工作单调而重复,跟他一起的守陵员都先后调走了,唯独他不离不弃,烈士陵园已成了他的另一个“家”。 

  每年清明节前后,都有不少烈属请求钮本同代为扫墓,烈士来自全国各地,祭祀习惯不尽相同,“有的要用烈酒祭祀,有的要用熟鸡,有的只用鲜花……”钮本同对各地的祭祀习惯了然于心。这些年,他学会了使用微信,把现场照片直接发给烈属。  

  为了方便烈属前来扫墓,钮本同创建了微信群“虎踞龙州”,群里有近200名老兵和烈属。 

  这些年,钮本同先后帮助修正了400多名烈士的姓名、年龄、籍贯、牺牲时的职务等信息,并把信息上传到网上,方便烈属查阅。在钮本同的帮助下,今年,龙州县民政局已完成对320名战斗失踪人员的情况核实,并准备筹建一块新的大烈士墓碑。 

  英雄走了,但他们的故事绝不能丢 

  80年代初,龙州县除了上龙烈士陵园外,还有7个大小不一的烈士陵园,共安葬了近2000名烈士。“1984年和1988年,广西两次发文要求各地集中安葬烈士。”钮本同对两次烈士移葬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钮本同每天五点起床,开着拖拉机带人到移葬点一起清理烈士遗骸,到晚上他们又开着拖拉机把白天收殓好的烈士遗骸运往上龙烈士陵园安放好。 

  钮本同说,两次移葬工程他们前后历时100多天,顺利将1880名烈士遗骸移葬到了上龙烈士陵园。 

  守着烈士,也守着他们的故事。2010年开始,龙州县筹建烈士陵园陈列馆,但烈士遗物搜集工作困难重重。 

  钮本同揽下了这项“苦差事”。他经常利用轮休时间,骑着自行车跑到当年边境地区发生战斗的地方,向附近边民收集烈士遗物。这个时候,老钮买下了自己人生第一部手机,打电话向参战老兵和烈属请求帮助。每逢清明节前后,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缠着”老兵和烈属,希望他们能帮忙提供一些烈士遗物。 

  经过各方努力,去年9月30日,龙州烈士陵园陈列馆正式开馆。看着陈列的一件又一件烈士遗物,钮本同眼角湿润了:“英雄走了,但他们的故事绝不能丢。” 

  谈到今后的打算,钮本同说,和战友们生死与共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自己退休后仍将以战友的身份继续守护烈士英灵,向过来祭扫的人讲述他们为国捐躯、舍生忘死的英雄事迹。 

相关的主题文章: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